繼續閱讀

動保政策

透過尊重動物的特質與生命,最終會回饋到我們所生活居住的城市。

不離不棄,是我的堅持

我養過兩隻狗 -「巧比」和「連任」,
柴犬巧比是我的四女兒,和我三個女兒都是巧字輩,
巧比在2007年出了嚴重的車禍,但我們沒有放棄她,
巧比奇蹟似的又和我們一起生活了6年,
我還訂作巧比專屬的犬用輪椅,讓她能自由奔跑。
2000年我爭取連任台北縣長,
一隻黑狗在競選總部門口流連,我收留了他並取名為「連任」,
巧比和連任是我的家人,
我們互相陪伴13年,
他們不只留在我的記憶中,也留在我太太的畫作裡。
巧比和連任教會我,
每個生命都不該被放棄,
不離不棄,是一種堅持,更是我的具體實踐。

「動保政策」
具體作法

動物保護自治條例,建立保護動物的法源

新北市動物保護的法令,目前僅僅有《新北市犬貓管理辦法》,動物保護業務層級較低,對於行政部門執行動物保護事項的約束程度並不足夠,法規架構和內容涵蓋面也不夠廣泛周全。

地方自治法規,是指由地方自治團體所訂定,具有抽象及一般拘束力的法規,地方法規位階提升,對地方行政部門的行政作為,有很大的約束力,也提升對地方居民的規制性。

我將會制定《新北市動物保護自治條例》,來確立動物保護的法源,強化行政效力與法律規制力。

成立動物保護委員會,讓保護動物有正式的公民參與

六都之中,台北市,桃園市,台中市,台南市,高雄市都建置有法源依據的民間參與組織,只有新北市沒有。

新北市雖設有「毛寶貝幸福委員會」,但卻是一個制度,法源和運作都不完善的單位,查閱《毛寶貝幸福委員會》2014年3月27日第一次會議紀錄,該次開會研擬了《新北市毛小孩幸福委員會作業要點》,但其實是研擬《新北市毛小孩幸福政策研議小組作業要點》,所以《新北市毛小孩幸福委員會》實質上並不是有法源依據的正式委員會。

而且,根據2014年擬定的《新北市毛小孩幸福政策研議小組作業要點》第六點,研議小組應每半年開會一次,但是查看會議紀錄,2014年到2018年實際上只開過3次會,分別是2014 / 03 / 27,2015 / 01 / 21,2018 / 05 / 28。

無論是《新北市毛小孩幸福政策研議小組作業要點》還是會議記錄,在新北市動保處網站都沒公開,這樣鬆散的制度和運作,恐怕無法精進新北市動物福祉。我會正式成立有法源依據的動物保護委員會,納入公民參與動物保護事項,讓專業人士及團體有機會,有正式編制來共同為動物做對的事。

全面盤檢動物收容所,改善設施,領養問題

收容所可以是幫助動物的起點,也應該是動物的中途轉運站,不應只是流浪動物的終途,每個動物生命,都值得再次獲得幸福生活的機會。

我要讓動物收容所變成重生的場所,我會盤點現有收容所硬體的缺失和不足,並加以改善,需要修繕,需要增改建的地方,都要一一修繕,一一增改建。

優化領養運作制度,嚴格取締非法繁殖

現在新北市有8間動物收容所,加上新北市動保防疫處,共有9間收容處所開放動物領養,但地點大多在偏遠地區,不方便到達的地方,我在2018年6月22日的時候有去會勘,開車繞了整個山頭才到達。其中板橋,中和,五股,新店(新店僅週六開放,週日不開放)4間動物之家提供假日開放領養。八里,淡水,三芝,瑞芳動物之家,新北動保防疫處都只有平日開放。此外,8間動物收容所開放領養的時間都很短,只有上午10點到12點和下午2點到4點,各2小時。

我要建立收容分流機制,對於交通方便的市區收容所,大量安置健康,親人的動物,增加領養機會;而偏遠地區交通不便的收容所,則安置需要照護,狀態較不穩定的動物,給予安身立命的地方。另外,我會依據需求開設動物領養接駁專車,還要讓收容處所週末全面開放領養,增加動物領養的機會。

除此之外,棄養或退養,對動物都是一種傷害,因此領養程序應嚴謹透明,領養人須經評估和後續追蹤,並加強教育飼育者的責任觀念。透過制度管理,人和動物的關係可以有更多的選擇。我會檢討現有的領養制度,使領養程序更合理,更符合動物權益。

非法繁殖業者將利益建立在動物的痛苦之上,並且是流浪動物增加的肇因之一。美國加州2019年將開始執行新的法令規定,寵物店必須和收容所,或是動物救援團體合作。未來,在加州的寵物店裡看到的動物,都會是救援來的動物,而非來自繁殖場。未來我會提倡以領養代替販賣,嚴格取締非法,逐步落實禁止繁殖買賣。

提升動保觀念及教育,加強執行效能

有問題的從來就不是動物,而是人,很多人對流浪動物不友善,即使是經過TNVR的街貓浪犬,還是會驅趕,而且與餵養人士發生衝突,因為當地居民不了解TNVR的流程和犬貓節育,源頭控管的重要性,這需要政府落實動保教育,教育可以改變思維,建立新的動保文化。

成功的領養是選擇了一隻適合自己的動物,領養者應具備正確的動物養育觀念,時代在改變,觀念也該改變,時代在進步,做法也該進步,地方政府也應善盡職責,落實執行動物保護法。公共事務牽引各種權利與義務關係,修法不代表動物福利就當然的提升,當我們不斷檢討法律不周延的同時,也必須審視執行單位有沒有正確的態度,提供足夠的行政能量與專業。

落實教育才有機會改變現況,我將會與各領域團體如學校,社區,街裡,動保團體合作,加強宣導動物保護教育。


訂閱最新政策訊息

Or just email to [email protected]